整容机构电话: 400-965-1578
全国客服24小时在线

北京整形医院隆胸价格(北京整形医院隆胸价格北京)

类型:原创超级管理员157发布于:2022-04-20 12:49:13

广州女子花48.8万元隆胸整形,假体错位,要求医疗美容机构退一赔三。医疗机构声称手术合规,不承担退款责任。2022年3月16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医疗美容机构退还女子隆胸手术款25万元,驳回三倍赔偿请求。医疗美容是一个非常热门的行业,很容易引起各种法律纠纷。由于涉及医疗技术问题,一旦消费者与医疗美容机构发生服务质量纠纷,消费者想要成功维权并不容易。#法律人提案例普法# #行动普法##315消费欺诈防范指南#

广州女子赵某某对自己的胸部不太满意,想找一家医疗美容整形机构来美胸。2019年11月,经过多次询问和比较,赵选择了公司的医疗诊所,并决定在那里进行隆胸和整形手术。经过双方反复沟通,48.8万元是假体隆胸和乳头缩小的费用。但是为了做隆胸手术,医疗机构也做了很多附加手术,比如大腿吸脂。赵某某的意思是医疗机构做其他部位吸脂做隆胸手术填充脂肪。

广州梅昊健康产业有限公司(简称梅昊公司)成立于2017年4月14日。公司控股医疗诊所,法定代表人为张,主要负责人为王某某。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有效期为2018年8月21日至2023年8月19日,具备开展隆胸手术的资格。

梅昊公司认为,前述48.8万元是8次手术的总价,具体价格如下:假体隆胸12.8万元、面部多部位脂肪移植6万元、乳头切除缩小6万元、鼻背脂肪成形4万元、泪腺刀切开抗衰老4万元、丰唇4万元、腹部吸脂6万元、60

2019年11月16日,赵某佳通过尾号为0518的招商银行账户向李尾号为1093的个体工商账户转账20万元,向李尾号为4171的银行账户转账15.8万元、4万元。赵某甲主张李为张某之子,但公司不予确认,并致电公司员工李,确认赵某甲向公司支付货款共计48.8万元。

《好美国际医疗门诊病历》,写明:“姓名赵某佳”,“就诊时间:2019年11月16日”,“主诉:感觉乳房太小,面部轮廓不好一年”,“既往史:身体健康”,“体检:乳房稳定,乳房有溢乳迹象,乳房不可触及有明显肿块,副乳肿胀,乳头形状不佳”

103010写明:“客户姓名:赵某佳”、“术前诊断:溢乳、副乳腺”、“拟手术:假体隆胸、副乳腺吸引、面部脂肪移植”。本人请求该医生及其选定的医疗助理为本人进行上述医疗操作,相关操作已向本人一一说明(黑体黑字)。

“二。外科手术是一种有手术风险的创伤性治疗。总的来说,手术是安全的。但由于手术的性质、特点、个体差异等多种因素,术中、术后都可能发生意外和并发症。操作员应注意到它(粗体和黑色)”。1.我的医生已经告知我要进行的治疗、这种治疗的风险和治疗后可能出现的并发症、其他可能的治疗方法,并回答了我关于这种治疗的相关问题。2.我同意在治疗期间,医生可以根据我的病情调整预定的治疗方案”等等。赵某佳在“客户确认签字”处签字。

赵某佳认为,前述门诊病历是梅昊公司员工所做,并未出示给赵某佳。赵默家在手术前曾向张讲述过自己的乳腺肿瘤家族史,卜

家美公司赵某佳与张某某的术前照片及术后微信聊天记录,写明:“2021年11月18日赵某佳(声音):我的腿抽脂不疼。我现在不得不一个人走路去厕所。没你说的那么痛苦。我想我之前被你吓到了。赵默家(声音):伤口也不疼。走路很正常,但是走楼梯有点吃力。赵牟家:双杰,我恢复得很好”等等。

赵某佳认为,涉案植入假体来自非法渠道,导致其无法获得质量保障和售后服务。强生公司。涉案种植假体生产企业强生公司于2021年9月8日向一审法院出具《手术知情同意书》号,称:“2。根据广东省连岳律师事务所提供的产品标签复印件上的序列号“(21)9352402037)”(21)9352403081”,我司查询相关产品信息如下:“产品编号:公元前350-1751 ' '注册号:国机注20173460340 ' '批号。9352402/9352403 ' '序列号: 9352402037/9352403081' ".

"3.根据我司相关记录,上述序列号的产品由我司销售给嘉实国润(上海)医疗科技有限公司,再由我司进一步销售给下属授权经销商福宁公司,但并未销售分销给梅昊公司。我们不对授权经销商销售和经销的产品提供质量保证和售后技术服务。”

赵某佳认为,梅昊公司违反约定,在其胸腺后方植入假体,假体质量有问题,对其乳房产生严重不良影响。其左侧乳房被查出有肿瘤,对其进行了左侧乳房切除和放疗,并取出了左侧乳房假体。赵某甲向法院提起诉讼:1。梅昊公司向赵某佳返还医疗美容服务费48.8万元;2.梅昊公司赔偿赵某佳三倍医疗美容服务费用146.4万元;

为此,赵某佳提交了以下证据:1。和睦家医疗《手术知情同意书》,其中写明:“患者姓名:赵某佳”、“就诊日期:2020年10月29日”、“检查项目:乳腺b超检查。

北京整形医院隆胸价格(北京整形医院隆胸价格北京)

”“双侧乳腺腺体后方可见假体植入,假体内为无回声,边界清,内未见明显异常”“左侧乳腺内上象限沿导管分布多发实××灶,伴钙化,考虑为乳管内病变,恶性待排”“左侧乳腺3点钟方向实性结节,考虑良××变,建议6个月内复查”“右侧乳腺未见明确占位××变”等内容。

9.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于2020年11月30日出具的《疾病证明》,载明:“入院诊断/出院诊断:左乳腺癌”等内容,于2020年12月10日出具的《疾病证明》,载明:“入院诊断/出院诊断:左乳腺癌保乳术后”等内容。

赵某佳与张某的微信聊天记录载明:“2020年11月26日赵某佳:确实手术难度比较大。而且医生说我之前植入的假体质量不好,而且是国产的,放的位置也不好,对乳腺伤害很大”

北京整形医院隆胸价格(北京整形医院隆胸价格北京)

“张某某(语音):关于假体的事,较好完全是进口的曼托的光面的,拿出来以后,你让他拿出来给你看,那较好是进口的”

“赵某佳:但是当时说的是放在胸大肌下面的”

“张某某(语音):是在胸大肌上”

“赵某佳:这样吧,明天假体取出来我留着,然后找熟人问问看就知道了”

北京整形医院隆胸价格(北京整形医院隆胸价格北京)

“2021年1月28日赵某佳:我现在的诉求就是,隆胸的钱退回,您看可以解决不?”“2021年1月29日赵某佳:爽姐,我没有说假体手术导致我得乳腺癌,而是刚开始说放在胸大肌下面,现实是放在乳腺下面,这就叫欺骗啊”“赵某佳:如果一开始告知我是放在乳腺下面,我不会选择乳晕手术的”“2021年2月10日赵某佳:25万是我的底线,一毛钱都不能少”等内容。

赵某佳与张某川的2021年1月31日电话录音,载明:“张某川:手术前我们是当时考虑的是把它放在胸大肌下,但手术中就是说你不是有一侧的肋骨有点点畸形吗,所以这样我们就把它改成了双平面,就是有一部分是在胸大肌下面,有一部分是在乳腺后”“张某川:手术前我们是没有说把它放在乳腺下面的”

“张某川:放在胸大肌后或者放在乳腺后,我们是根据每个人的情况来决定的”“赵某佳:那个是要我本人决定的,张院不是由你来决定的”“赵某佳:您手术后跟我说,那也是没有经过我同意,是您自己做的决定啊”“张某川:可以这么说吧,因为手术中我们根据情况来做小的方案的调整”“张某川:手术中我怎们跟你去沟通呢?”“张某川:都做了调整,是一起调整,两边是一致的”等内容。

好美公司提供的相关文献,载明:“传统的乳房假体通常是放置在胸大肌后或乳腺后两个位置。乳腺后放置可以有非常好的乳沟和乳房形态,同时还能矫正轻度的乳房下垂。术后乳房形态自然,下皱襞形态美观,胸大肌收缩时无假体变形,但对于腺体发育差者,术后假体边缘及皱褶的可见率较高,并有较高的包膜挛缩率,且易于干扰乳房影像检查,不利于乳腺癌的诊查。

乳腺发育较差者,由于覆盖假体的组织太少,需要将假体放置在胸大肌下,利用胸大肌提供的组织覆盖假体,以取得良好的效果。肌肉对假体的覆盖降低了假体边缘及皱褶的可见率,减少包膜挛缩率,不干扰乳房影像检查,但存在假体上移及胸大肌收缩时假体位置或形态改变等缺点。双平面技术改变了腺体、胸大肌、假体三者之间的软组织覆盖关系,使得肌肉的收缩、腺体在假体表面的滑动符合动力学原理,减少了包膜挛缩的发生。因此能扬长避短,可完好地结合两个平面的优点,又可克服各自的缺点。”“目前,没有证据证明硅凝胶假体与乳腺癌及自身免疫性疾病的发生有关。”

一审法院认为, 赵某佳基于对乳腺癌等疾病诊查的顾虑,要求将假体植入胸大肌后方,好美公司亦同意按照该方式植入假体,双方已达成合意。根据通话记录,张某川调整假体植入位置的原因为赵某佳肋骨轻度外翻,该情况未达到调整植入位置会危害赵某佳生命健康的程度,应认定张某川无权调整。肋骨外翻并非通过普通体格检查无法发现的身体情况,张某川作为经验丰富的美容医生,在手术前就应基于赵某佳的肋骨轻度外翻的情况确定植入位置,并如实告知赵某佳。在赵某佳要求将假体植入胸大肌后方的情况下,张某川未如实告知,而是在手术过程中自行调整,有违诚实信用原则,损害了赵某佳的信赖利益。

因好美公司违反双方约定,在非必要的情况下擅自变更假体植入方式,导致植入的假体必须取出,已构成违约,应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

《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作为特别法,仅适用于“生活消费”,不适用于前述具有显著医疗性质的医疗美容行为。此外,好美公司虽然存在违约行为,但考虑到其为赵某佳植入的假体系曼托正品,其作为专业医疗美容服务机构,亦有能力提供一定的质量保证及售后技术服务,无证据证明假体植入胸腺除妨碍乳腺癌诊查外,对患者存在其他不利影响,或能降低手术难度和费用。好美公司的行为不构成欺诈。赵某佳主张好美公司在提供服务过程中存在欺诈,应承担“退一赔三”的责任,缺乏理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一审法院判决:好美公司向赵某佳退还医疗美容服务费25万元,驳回其他诉讼请求。

一审判决后,赵某某和好美公司都提出上诉,不认可一审判决。赵某某要求支持一审诉讼请求。好美公司则要求驳回赵某某诉讼请求。

二审法院审理认为:一审法院酌情确定好美公司退还25万元并无明显不当,本院予以维持。赵某佳要求好美公司退还全部费用488000元,好美公司认为无需退还费用,均依据不充分。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2022年3月16日,广州中院终审判决,驳回双方上诉维持原判。

医疗美容,整形领域的纠纷维权难度比较大。很多人碍于面子,手术不满意或者小差错还不敢公开讨说法。由于涉及医疗技术问题,就像医疗事故,要判断一个整形项目是否属于医疗事故,或者过错难度非常大。往往是国内没有权威的鉴定机构做出公正的技术评判。2007年,笔者就遇到一个湖南女孩做脸部磨骨整形手术出错,找不到鉴定机构,只能长时间找整形机构纠缠。

这起案件比较好判断的是,赵某某与好美公司事先对隆胸假体的放置位置有明确一致的说法,手术中张某某擅自做主改变了假体放置位置。法院认为这项手术,医生擅自改变放置位置超出了医疗技术常规。赵某某在私下和好美公司沟通中多次提到至少要返还25万元,法院就以此做了判决。医疗整形手术风险挺高的,爱美人士要慎重做出选择。

较新资讯